走過涅瓦大街:托爾斯泰、高爾基、普希金、蕭洛霍夫……俄羅斯文學藝術的豐贍

點閱:9

其他題名:托爾斯泰、高爾基、普希金、蕭洛霍夫......俄羅斯文學藝術的豐贍 托爾斯泰高爾基普希金蕭洛霍夫俄羅斯文學藝術的豐贍 Nevsky Avenue

作者:吳玫著;孔燕攝影

出版年:2023[民112]

出版社:崧燁文化

出版地:臺北市

格式:EPUB 流式

ISBN:9786263570504

EISBN:9786263571839 EPUB

分類:旅行遊記  

馬上看!不用等預約。
借閱說明
涅瓦大街,並立著繁榮與困頓、共生著陰暗和明朗;
漫步克林姆林宮的教堂,不合時宜的文學家也曾在此困惑迷惘;
在詩人對家鄉泥土、麥粒的頌讚裡,淺嘗苦艾撲鼻的暗香;
不願屈服於紅色恐怖,若沒能選擇流亡,結局便是死亡;
在青春歲月裡繫起一段友誼的篇章,文人的流浪是對時代的反抗;

──他們活過,如今我走過。

▎墓木已拱──永遠的托翁
1910年11月,82歲的托爾斯泰離開住了一輩子的雅斯納亞‧波良納,
懷著無法消弭的苦鬱出走,而後便就此在冬夜裡撒手人寰。
年輕的浪子曾無數次往返於莫斯科和聖彼得堡的貴族社交圈,
這位文學巨擘以《安娜‧卡列尼娜》作為對往事充滿情懷的追悔,
而火車站吐著白霧的列車旁,猶見安娜‧卡列尼娜回眸的笑。

「這只是一個長方形的土堆而已,無人守護,無人管理,
只有幾株大樹蔭庇。」
──史蒂芬‧褚威格《世間最美的墳墓》

▎普希金,用鵝毛筆宣誓了俄羅斯的豐贍
涅瓦大街18號,普希金常待的咖啡館,如今已更名為普希金咖啡館,
店內保留了一尊詩人維妙維肖的蠟像,以及一封他寫給妻子的信;
十二月黨人廣場前,彼得大帝騎馬的雕像被命名為〈青銅騎士〉,
普希金用一枝鵝毛筆向世界宣告著屬於俄羅斯民族的豐贍,
在人民心中,也許他是和彼得大帝同樣偉大的民族英雄。

「你就如沃爾夫與別蘭熱的咖啡一樣,
讓我苦澀,讓我甘甜,讓我嚮往……」

▎建構出俄羅斯文學半壁江山的一條街道
「最好的地方莫過於涅瓦大街了,至少在彼得堡是如此;
對彼得堡來說,涅瓦大街就代表了一切。」

「可別相信這條涅瓦大街!
當我走過這條大街時,我總是用披風把自己裹得密不透風,
根本不去注意那些迎面碰見的事物。
一切都是騙局,一切都是夢幻,一切都是表裡不一。」
──《涅瓦大街》

「以涅瓦大街為軸,杜斯妥也夫斯基在左,果戈里在右。
沒有了杜斯妥也夫斯基,涅瓦大街失去了陰面;
沒有了果戈里,涅瓦大街將終日晒不到太陽。
只有將兩者筆下的涅瓦大街一起供奉在俄羅斯文學的殿堂裡,
俄羅斯文學才是完整的。」

【本書特色】
作者的俄羅斯之旅圍繞俄國文學中舉足輕重的多位巨擘,以16篇札記書寫這趟俄國巡禮的所思所感,期間曾尋訪克林姆林宮的教堂;在圖拉市的故居緬懷托爾斯泰;在緊鄰涅瓦河的監獄中遙想車爾尼雪夫斯基的革命信仰;以及因屠格涅夫回想起的前塵往事……帶領讀者重溫俄國文學藝術的輝煌。
作者簡介


吳玫,中文系畢業,曾任教職與企業行政管理,1996年開始在報社工作,從記者、編輯部主任到主管編輯業務的副總編,管轄數本報刊,著有《怎樣聽一首名曲》、《於悅讀中如痴如醉》等書。

孔燕,專職攝影。
  • 序言
  • 阿赫瑪托娃的皇村呢?
  • 背誦他,延續他
  • 高爾基去過克里姆林宮後
  • 跟著車爾尼雪夫斯基問過:怎麼辦?
  • 攫住他,讓他相思
  • 靈魂碎了,安能苟且?
  • 涅瓦大街,杜斯妥也夫斯基在左,果戈里在右
  • 普希金,用鵝毛筆宣誓了俄羅斯的豐贍
  • 我有我的蕭洛霍夫
  • 燕燕,我在重讀屠格涅夫
  • 墓木已拱,但他從未走遠
  • 不再回首,只為城南舊事?
  • 隔排而葬,天堂裡已經比鄰了嗎?
  • 看看,十二月黨人的女人們
  • 女人,是英雄永遠的手下敗將
  • 讓他醉吧!他已完成《展覽會之畫》
  • 版權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