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將前往的遠方:獻給單身初老的一首情歌

點閱:371

其他題名:獻給單身初老的一首情歌

作者:郭強生著

出版年:2017[民106]

出版社:遠見天下文化

出版地:臺北市

集叢名:天下文化,華文創作:BLC097

格式:PDF,JPG,EPUB

ISBN:978-986-479-227-6 ; 986-479-227-X


內容簡介

★金鼎獎、中時開卷獎、台灣文學金典獎得主,最新深情力作
郭強生 獻給單身初老的一首情歌
 
人生,是一連串的回顧、整理、繼續前行。
單身無伴的郭強生,在人生下半場,進行了一場深度的自我整理。
父子關係、情感關係、事業生涯、人際關係……
人生到此,那些可喜可泣、可恨可悔的種種,都要經過這一場整理,始能安然放下。
 
人生這場戲,演得再賣力,還是會曲終人散。
到頭來,仍得面對自己的孤獨。
 
有一種孤獨,是因為求之不得;
另有一種孤獨,是心安理得,專注在認為值得的事情上就好。
五十而知天命,不是因為能未卜先知,而是漸漸知道,
哪些人哪些事,已經與自己無關。
可不可以從現在起,專心求一個自在就好?
 
我們也許曾錯過一個家,
失去過一個家,
忘記了某個家。
但在五十歲之後,我們都在回家的路上。
黃金歲月中,為了冒險,我們曾經離去。
銀光中,為了回家,仍然是一場冒險。我們還要再勇敢一次……
 
不再逃避生命底層我們終須面對的告別與毀壞,
之後才是療癒真正的開始。
 
無法記得有多長時間,我活成了一個不斷退守的人。努力隱藏自己的不快樂,用孤獨,築起高牆。直到三年前連串變故,逼我鼓起勇氣,面對自己。所有的相守或相忘,都是注定的緣分。緣分比情字更強悍,我如今才懂得。
 
我控制不了任何事。包括自己的結局。但還能改變的人,或許才是自由的。我清楚意識到上一段與下一段的人生中間,有一道顫動的影子,如水波微光的邊緣。我發現,自己正站在人生的另一個起點。一如我的心跳,穿越了記憶,也正穿越著未來。
 
名人推薦
 
陳芳明、鍾文音 專文推薦
 
郭強生的文字在最動人的地方,總是節制著自己的感傷與濫情。那是一種困難的自我挑戰,最後他都一一克服了。他即將前往的遠方,不就是我們每個人準備出發的共同目的地。他寫自己,也寫了所有中年人的感情。年老如果是一種創作,我們都正在提筆書寫。──陳芳明/政治大學講座教授
 
郭強生回應命運的方式是寫作。他天生敏感過人,寫黑暗如吟遊詩人,在命運的荒原,靜下來觀察慯痛的原貌,找出家族與自己的源頭處,面對孤獨傷懷而毫不遮掩。郭強生延續悲傷書寫,將怪手挖進孤獨的小宇宙,不惜以揭開傷口來對應長繭的人心時,因此他克服了許多人的恐老症與面對無常的新手慌。──鍾文音/作家

作者簡介
 
郭強生
 
台大外文系畢業,美國紐約大學(NYU)戲劇博士,目前為國立東華大學英美語文學系教授。曾以《非關男女》獲時報文學獎戲劇首獎,長篇小說《惑鄉之人》獲金鼎獎,《夜行之子》入圍台北國際書展大獎。近年作品並多次入選「年度散文選」與「年度小說選」,同時主編《九十九年小說選》、《作家與海》台灣海洋書寫文集等。最新長篇小說作品為《斷代》(王德威主編、當代小說家系列)。散文集《何不認真來悲傷》獲開卷好書獎、金鼎獎、台灣文學金典獎肯定。
 
優遊於文學與文化不同領域,其文字美學與創作視角成熟沉穩,冷冽華麗,從激昂與憂鬱之人性衝突中淬取恣放與純情,澎湃中見深厚底蘊。除小說與戲劇外,其散文出版作品包括《我是我自己的新郎》、《就是捨不得》、日記文學《2003╱郭強生》,以及評論文集《如果文學很簡單,我們也不用這麼辛苦》、《文學公民》、《在文學徬徨的年代》等多部。

  • 推薦序 靈魂被放逐的父親 陳芳明/政治大學講座教授(p.6)
  • 推薦序 漫遊城市荒原 凝視每個暗夜──無繼承者人生的孤獨浮世繪 鍾文音/作家(p.12)
  • 後記 Life Goes On 郭強生(p.23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