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新媒體尋路

W3C邀請專家,中文排版需求編輯。EPUB 3電子書格式專家。從2010年起推動各領域的數位出版轉型。

編輯台上無主編

發表時間:2016-01-27 點閱:794

談線上媒體的去科層狀態

年關將至,幾位過去同在雜誌業的朋友相聚,出版業界的狀況正如這數年來溫度最低的寒流一般,面對著大幅蕭條,首當其衝的就是雜誌報紙期刊。

幾家歡樂幾家愁,雜誌業從過往就是每一種類的龍頭能夠勝者全拿,穩坐在位子上的還能老神在在撐過去;但其他的,日子就沒這麼好過。沒年終獎金者多;共體時艱減薪者有。但至少還有份工作,傳聞某家集團年內收了好幾本雜誌,年後仍會繼續資遣,等待年後轉換跑道,向網路媒體求發展者,比比皆是。

這不是台灣獨有的現象,去年香港壹週刊傳言將在年內停刊,但在工會抗議下協商。除壹週刊外,也聽聞香港許多雜誌編輯與廣告業務紛紛轉向網路媒體,以端傳媒為代表的香港線上媒體紛紛崛起,如當年壹週刊、蘋果日報登台時一般,逐漸地以相對高品質的內容,一點點地搶奪繁體字內容市場。


言談之間,明明工作可能朝不保夕,但大夥似乎沒多把心思放在紙本雜誌上,反倒覺得這幾年如雨後春筍般叢生的線上媒體,怎麼這麼不堪一擊。

有從經驗來談的:

題材專門的網站,還是得要點雜誌經驗才行。但這幾年來雜誌蕭條,已經很難訓練新一批有經驗的編輯記者了。要也都是二十後半、三十出頭,上不上、下不下。

有從風格來說的:

如果把網站當作一本雜誌,那就像雜誌不能沒有主編一般。選題、觀點都要有其風格。但是現在網站自產的內容少,轉載的外電與譯稿多,彼此之間難有差異。都是內容農場,只有高級與低級之分(哎)。

也有從雜誌轉到網站的朋友大吐苦水說:

過去就算是新聞本科畢業,也都是任職後開始一點點從做中學,還是師徒相傳。但現在新一代的進入職場,你想教,他還不見得願意學。就各做各的。連改稿都不讓你改。

共識上,大家都覺得每個線上新媒體互相參考學習,結果失去的是個性。而在經驗傳承上,舊媒體人與新媒體人,涇渭分明,不是老的都到同一家,就是指找沒媒體經驗的年輕人。而且彼此之間沒有互相學習的機會。


這幾年,各公司改變行銷策略,紛紛把預算調整到數位/網站廣告上。這突然的轉變,終於讓網路媒體能夠有自立的機會。但是來得又快又急,面對天下落下來的錢,大家能做的就是努力增加內容與PageView來搶奪廣告,但在品質與媒體品牌上,卻是越來越弱。同時從印刷到Web,從傳統的編輯流程到新的經營方式,一下面對斷裂,失去了許多傳承以及訓練的機會;媒體品牌也變得模糊。

有位朋友說:許多人認為經營一個網站,就該像個公共媒體。但其實不然,除非自詡如此,不然網站應該像雜誌,有自己的風格、立場,喜歡你的讀者,自己會聚集過來。但要有一致的風格立場,就會回到過往以主編為首的科層組織,但這樣的科層對於網路工作者來說,天生厭惡。必須要找出方法與機制來調和、溝通。

年後,幾位日本資深雜誌朋友在Facebook上紛紛改變工作狀態,不是加入線上媒體,就是擔任顧問。有位朋友說:「他不覺得這些新的內容網站能夠取代印刷時代的媒體,但是自由得多,不妨一試。」來往討論後,又有了個結論:「其實傳統媒體若有力投資,在技術上、在內容上都能做得很好。但是在管理上、文化上還是卡在企業政治問題上。更糟糕的是不直視這些問題,而歸到趨勢上、產業上、社會上。怪電子產品、怪媒體蕭條、怪人們不閱讀。

台灣,未嘗不是如此。所以傳統媒體轉型成功少;新媒體紛紛成立(但不代表成立就會成功)。


去年底八旗出版社安排端傳媒執行主編在公館誠品演講,開講前一個小時,隊伍早已從三樓排到一樓。似乎媒體從業者都想探探端傳媒為什麼這麼成功的奧秘。

一位正在美國的朋友知道這件事後,對我說:你說再多編輯面的事情,也就是編輯室裡頭的問題。人人都說「內容為王」,但別忘了國王也不過是棋盤上的一只棋子。台灣過去媒體的問題是文人辦報,網站的問題是你抄我我抄你,沒有突破。看來真得和香港學學,怎麼把媒體當作一門事業經營。經營方法對了,內容自然不會糟到哪兒去。

當頭棒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