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吉時快遞

職場作家、企業公關、大學講師三位一體,曾經是年資26年的資深媒體人,做過電視記者、主播、製作人;教過11年大學﹔寫過《求職力》、《說話力》、《先別急著撞牆》、《見風轉舵力》4本書;也四處講授媒體、危機處理、企業公關、會議溝通、說話力等不同課程。 熱愛分享,傳遞正面訊息;喜歡交朋友,聆聽不同的人生故事!

【看人間】反亞泥 非簡化就有解

發表時間:2017-07-04 點閱:172

齊柏林導演驟逝,留下一張「亞泥愈挖愈深」的空拍照片;金曲獎頒獎,多位藝人在星光大道與頒獎台上聲援環保團體;上千人在凱達格蘭大道要求政府撤銷亞泥展延許可……

一時之間,「亞泥」似乎人皆曰可殺;「愈挖愈深」成了傷害國土的如山鐵證;依法通過亞泥展延案的經濟部,成了「官商勾結」的單位……

台灣向來民粹,向來不缺酸民,向來要把所有人事物簡化成二元的黑與白,好與壞;亞泥事件只是又一個最新的案例與鄉民的祭旗。我們當然可以跟著批判,反正罵財團是最不用成本的「政治正確」,反正標舉「環保」就是最容易被認同的「愛台灣」勳章;但這件事,真的可以就這麼簡單面對嗎?

多年的媒體經驗,讓我帶著滿腔疑問,實地走訪「愈挖愈深」的亞泥花蓮新城山礦場,尋找「想當然爾」之外的答案。

不去則已,這一去倒是讓我開了眼界。

首先,從新城站附近往礦場看,的確可以發現在層層疊疊的山嵐間,有一片開採區;但這片開採區,從平地往山頂算,四分之三以上的高度,都被翠綠大樹環抱,只有最接近平地的四分之一高,是裸露的卡其色。

實際到了礦場才了解,原來這是因?礦場使用了比較先進、成本也比較高的「內凹式」採礦法,也就是齊導所謂的「愈挖愈深」,讓裸露出來的區塊,從平面看,減到最小的範圍;同時,礦場以十公尺高為單位,永遠只維持五單位的裸露面,其餘都重新挖洞、填土、種樹,進行植生綠化,費力復育,讓樹長回來,讓山回復青綠。

我忍不住提問:「環團說這裡是土石流潛在的危險區域,這樣挖難道沒有危險?」

副廠長倒也直接:「土石流的必要條件,是鬆軟的土石與足量的水;礦山在採礦時,已經把鬆軟的土都清乾淨,剩下堅硬的石灰岩,加上導引溝與滯洪池,每一樣條件都無法符合,如何讓土石成流?況且,三十年來,歷經九二一大地震與多次重創台灣的颱風,新城山礦區附近,從未有任何災情,難道不足以證明,這裡比其他地方更安全?」

我又問:「但礦場旁邊就是富世村,村民抱怨礦區每天爆破,塵土飛揚還會天搖地動,這樣生活品質很差耶!」

這回廠方主管笑笑沒多說。直接回應:「就讓你現場感受一下爆破的刺激感吧!」

爆破作業在正午豔陽下進行,我站在大約一百公尺的近距離,想像電影中的爆炸場景,幻想著幾秒鐘後的震撼。

結果,倒數五秒,開炸,的確有轟的一聲,但不要說有什麼震動感,整個感覺比我服役時丟手榴彈訓練的爆破還要無感。而且,也沒什麼粉塵飛揚,五秒之內,現場就平靜地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。

「很失望吼?一百公尺近距離的感受是這樣,那你想山下的村落會是什麼感覺?」副廠長帶著得意語氣調侃我。

回程路上,我看到從花蓮到台北間,一間間大大小小的水泥廠,一直在思考:除非台灣的水泥完全進口,否則採礦就是必要之惡;問題是,水泥是極為重要的戰略與民生物資,以台灣的國際地位,完全進口、受制於人,是非常危險的事;在這種情況之下,除了努力做好復育,在經濟與環保間取得平衡,似乎也沒有更好的方法。

其實當年齊導的《看見台灣》,思索的也是同樣的精神;因此,在呼應「反亞泥」的口號前,我們是不是應該更認真去思索全盤的問題與真實的情境?

(原載於2017/7/4 人間福報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