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大叔有事嗎

已屆知天命之年還想走不良歐巴路線,A型血型的細膩敏感結合處女座的簡潔精確,喜歡在日常生活司空見慣的事物中鑽牛角尖,將原本味如嚼蠟的芝麻蒜皮小事說得麻辣犀利,不把人驚呆不甘願。

空姐跟我真笑耶!

發表時間:2015-12-24 點閱:625

 

《史丹利前進石垣島!》
作者: 史丹利著
出版年:2015[民104]
出版社: 啟動出版 大雁

圖片來源

在世新大學讀著在職人士的碩士班,班上三十個同學大家感情融洽,課程內容即便嚴謹充實,每次大家在上課時還是輕鬆以對,大概因為都在職場上有過一番歷練了,重回校園上課是再進修,但也想從工作場域的假面與高壓狀態中跳脫出來,在接受學術洗練時也得到短暫療癒與紓壓。

這堂課很榮幸盼到最年輕的講師來和我們分享她那迷人的職業心得:空姐。

在聽完她遊遍世界各國的美好旅程之後,當然也平衡報導式的訴說了些許這個行業的辛酸及勞苦。當笑容在工作時用完時,回到家裡甚至也無法再堆出笑臉給家人。

於是,到了與我們這些坐在台下的學員們問答互動的輕鬆時間,空姐講師有感而發:「沒辦法呀!我現在工作時常常都要假笑。」

假笑,這個關鍵詞在這時候觸發了我的發言動力,在慣有機制的驅動下,我便說道:「那如果在飛機上遇到我們的話,應該會真笑吧!」

一付「好歹上了妳一堂課,總也算有一面之緣」的攀關係態勢。

正如預期的,空姐講師一臉誠懇回應著:「會啊!我一定會真笑。」

「看吧!預料中的答案,順理成章!」心裡那成就感一整個爆表。

沒想到,我在這裡踩到了一個地雷爆點!

教室裡此起彼落,幾個反應快的同學接住「真笑」一詞,借用諧音的台語「裝肖維」而附和著,「她會『裝肖維』~~」、「對,她會對妳『裝肖維』~~」,幾句畫龍點睛的嘲笑語登場,全班笑成一團,我也被意外的笑點地雷震到在美麗空姐講師面前不知是哭還是在笑。

在笑話格式中,AB兩人對話是常見的架構,對話告一段落時,延續末句,借著末句中的關鍵詞再補一句酸語來放冷槍,是難度不高而常能引人一笑的幽默技巧。

比方這兩個家庭主婦的對話:

張媽媽:「我家兒子經常弄壞電器,幸好他老爸懂電工,會修理。」

李媽媽:「我家孩子也經常破壞東西,也幸好他爸會修理。」

張媽媽:「哦?妳先生會修理東西?他也很專業哦?」

李媽媽:「不,他會修理孩子。」

同樣是修理,對象不同,各異其趣。

再來看這個員工與老闆的對話:

有個大老闆,心血來潮去巡視他的工廠,東看西瞧,發現有位員工正埋頭努力工作,不禁讓他想起當年的自己,便走過去拍拍他的肩膀說道:「好好幹吧!我以前也是和你一樣。」

員工抬起頭來,笑一笑,也伸手拍拍大老闆的肩膀,說:「你也好好幹吧!我以前也是和你一樣。」

看來,拼經濟,勞方資方都要好好幹,才能共創美好未來!

類似耍嘴皮的招術,用對方的話回敬過去,雖然有時像在耍無賴,倒也蠻有趣的。

一個台灣人和一個大陸人在爭論誰的國家更民主。

台灣人說:「我敢在總統府裡,拍著桌子大罵馬總統:『你真是個無能的傢伙。』」

大陸人說:「那有什麼了不起,我也敢跑到天安門廣場前,對著毛主席像大喊:『台灣那個馬小九真是個無能的傢伙!』」

照著對方的話說,竟然能傳遞出另一種訊息,實在太有意思了!

阿寶到學校食堂吃飯,發現豬排不太新鮮,就去對打菜的廚師說:「師傅,我發現這星期的豬排沒有上星期的好吃。」

廚師反駁他說:「胡說,這就是上星期的豬排!」

天哪!這還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!不說還好,這話一說,我看全餐廳有一半的人都要跑出去吐了。

自己家人開開玩笑,那簡直天天在發生:

媽媽:「胖妞,還不去洗澡。」

胖妞:「水還沒放滿啊!」

小弟:「你坐下去就滿啦!」

不聊,我泡熱水澡去了。